六合的数字表

www.689811.com一篇描写细雨的作文500字以上

添加时间:2019-10-06

  雨有细雨、疏雨、阵雨、暴雨、大雨、小雨、阴雨、霖雨、淫雨、好雨、密雨、陝跦祂俋颯奪秶竘楷祥隅俶 堤珋操湮。烟雨、还有毛毛雨、杏花雨、黄梅雨、豆花雨、桑柘雨、倾盆雨、及时雨,面目各异;每个人眼中的雨,也别有一种情韵。

  最缠绵的莫过于春雨。她是那么轻柔,那么温情,在淡淡的细雨中结伴散步,很容易跌入浪漫的氛围。

  最惬意的莫过于夏雨。她是那么突然,那么热烈,在哗哗的暴雨中洗涤心灵,胸中的烦躁与块垒一扫而尽。

  最潇洒的莫过于秋雨。她是那么飘逸,那么疏放,在霏霏的烟雨中悠然沉思,你会体味到人生成熟的魅力。

  最沉重的莫过于冬雨。她是那么冷峻,那么愀然,在咚咚的阵雨中追溯往昔,将勾起你逝去的惆怅,还有依恋的良宵。

  我极喜雨中去逛街。密密的雨点驱散了大都市的喧哗、嘈杂和沉闷,于是往日眼中狭窄的街骤时变得宽广漫长;轻灵的雨珠洗尽街心的浊尘,龌龊与猥杂,于是万物渐显明亮纯净的光泽,绿的更绿,红的更红,更好看,一把把七彩雨伞,宛如亭亭玉立的少女,点缀出满街的万般风情。

  我更爱雨中去旅游。肃穆的青山原来多妩媚,深幽的绿水恰似好温柔。丛林变得滋润,石阶更显轻盈。雨中看云飞雾起,变幻多端,正如人生莫测;雨中泛舟寻清趣,远近皆朦胧,人在诗意中。

  雨天更宜躲进小楼,隐于陋室,约三五知己,或品茶叙旧,议论风发,谈大侠之传奇,侃世道之滑稽;或雨中听丝弦,江南风情曲中论,大弦小弦皆有意。

  有雨无朋亦怡然,独坐窗下听雨读书,读诗词曲赋,读散文小品,读好看小说,如沐春雨,如饮陈酒,如见真情。或愁肠百结,蹙眉长叹,替古人垂泪;或喜上眉梢,夙愿如尝,得千古知己。

  我与雨有缘,因为好多奇思妙想皆在雨中萌发;我与雨有缘,还因为敏感的心路变幻出诸多精彩迭起的故事。

  雨丝从云层中直线摇下,开始是缓慢的,柔和的,不大一会儿,节奏随之加快,势力越来越猛,变成斜射的雨箭,再以后,母箭中又分生出许多子箭,雨星儿演化成腾腾水雾,漫天一片泛白,竟难以分出丝缕来了。这时,我总觉得空中似有许多只巧手,在迅疾利落地赶织一架硕大无比的水的幔帐……

  从早晨到夜晚我都坐在书桌前面。书桌横放在窗前,我抬起头就望见雨水沿着玻璃滴下来,我的眼光透过玻璃望出去,只看见模糊的一片雨丝,雨点单调地滴到窗下石板地上,差不多就用这同样的声音一连滴了这几天。这声音起初还只达到我的耳边,后来就渐渐地进了我的心里,它很烦厌地折磨着我的心,使我不能够把心放在书本上,最后在晚上我连书本上在的字迹也分辨不清楚了……

  外面依旧落着雨。弄堂里很静。石板地因下了雨变得滑脚了。雨点飘在我的脸上,打湿了我的眼镜。我不注意这些,我只知道我心里的火,我需雨来浇灭它。我迷惘地走出了那狭窄的弄堂。

  街是比较宽阔的,但躺在我面前的却是一片荒凉的景象……一切都是没有生气的。只有雨是起劲地落着,不住地落着,那些雨点威压地打在没有生命的地上。

  ……好几次我的脚踏在水荡里面,水漫过皮鞋浸湿了袜子,我也不去管它。我只顾大步走着,好像一停脚我就会落进谁的手掌里面似的。……我不知道我已经走了若干时候。可是我的心仍旧被那烈火煎熬着。那冷而湿的雨点在我的身上并没有一点用处,我不觉得冷,不觉得疲倦。

 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雨。因为它迷蒙而含蓄,因为它充满生机,因为它总是快快活活,因为只有它才连结着无边的天和无边的地。

  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,春天的小雨便是大自然的温柔与谦逊,大自然的慷慨与恩宠,却也是大自然的顽皮。它存在着,它抚摸着,它滋润着,却不留下痕迹。用眼睛是很难找到它的,要用手心,用脸颊,用你的等待着春的滋润的心。

  过罢“清明”,春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,一直下到“谷雨”,天还没有放晴。梨花被雨淋落了。桃花被雨淋湿了。田里的小麦等不得太阳,只得在细雨中,悄悄地拔着节,孕着穗。

  从灰蒙蒙的天上,从飘动着的云层里,从轻悠悠的南风中,落下来了,落下来了--

  千万条银丝,荡漾在半空中,迷迷漫漫的轻纱,披上了黑油油的田野。雨落在水库里,像滴进晶莹的玉盘,溅起了粒粒珍珠;雨落在树梢上,像给枝条梳动着柔软的长发;雨落在大地里,卷起了一阵轻烟,土地好像绽出了一个个笑的酒涡……

  我离开书店时,春雨还在下着。远处是一片农田。在春雨的滋润下,麦苗长得更翠绿,菜花开得更金黄;在那一条纵横交错的田沟里,春水淙淙地淌着。

  春雨唰唰地下着。透过外面淌着雨水的玻璃车窗,看见秦岭西部太白山的远峰、松坡、渭河上游的平原、竹林、乡村和市镇,百里烟波,都笼罩在白茫茫的春雨中。

  雨是最寻常的,一下就是二三天。可别恼。看,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,密密地斜织着,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。树叶儿却绿得发亮,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。傍晚时候,上了灯,一点点黄晕的光,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。在乡下,www.689811.com小路上,石桥边,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,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,披着蓑戴着笠,他们的房屋,稀稀疏疏的,在雨里静默着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落起了春雨,雨像绢丝一般,又轻又细,听不见淅淅的响声,也感不到雨浇的淋漓。只觉得好像这是一种湿漉漉的烟雾,没有形状,也不出响声,轻柔地滋润着大地和人心。

  沙沙的春雨,像是热情好客的向导,同我一道欣赏着这风光秀丽的自然景色:高高的山岭,潺潺的溪流,青青的麦苗,依依的垂柳……都被这如丝如缕的春雨,点缀得更加妖娆、更加迷人,简直是一幅国画风格浓重的山河图,就连周围的空气也随之变得特别湿润、特别爽洁,吸到肺里真有一股甜滋滋的感觉。所有这些对于饱受大城市公害之苦的人,不能不是一种难得的享受……

  雨天的黄昏更富有诗意。蒙蒙细雨,如烟如雾,飘飘洒洒,缠缠绵绵,染绿了树,染绿了草,染绿了乡间小路。几只紫燕在雨丝中穿来穿去,撒下一串绿色的音符。村头谁家篱墙上三两枝性急的杏花,已经灼灼地挑在雨幕里,柔和而清新,使人想起“杏花消息雨声中”诗的意境来。

  七月底的傍晚,天气异常闷热,没有一丝儿风,树枝一动不动,只有那不知疲倦的知了发出聒耳的噪音。泥路上,蚯蚓打着滚;成群结队的蚂蚁,急匆匆地往窝里钻;不计其数的蜻蜓,在低低地盘旋。西天,渐渐涌上了乌云,接着传来沉闷的雷声。

  风驰云涌,一霎时黑云盖过了头顶。狂风吹得路边的树木呼呼作响。闪电,像弯弯曲曲的赤练在空中窜动。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,飘泼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。

  ……我记得一次夏雨;--但那难道仍然是雨?--那些落下的雨点是那么大,那么重,落下在这棕榈园中,在这花木争妍的园中,雨点是那么沉重,园中的树枝,树叶,花,卷作一团像是情人所送的花圈,而接着又整个地散落在水上。小溪载送着花粉使它们向远处繁殖;溪水混浊得变作黄色。水池中的鱼也惊呆了。你能听到鲤鱼在水面张口的声息。

  秋雨霏霏,飘飘洒洒。如丝,如绢,如雾,如烟。落在脸上凉丝丝,流进嘴里,甜津津,像米酒,像蜂蜜,使人如醺,如梦,如痴,如醉。

  灰蒙蒙的天空,飘洒着细柔柔的雨,叩醒了九月季节里那株寒意,于是寒蝉不再哭泣;尤加利、木麻黄皆缀上了晶莹的雨珠,祭悼它的衰老。

  苍穹的雨,一丝一丝地飘着,像满天飞舞的细沙;为大地绿物,带来一份希望,滋润在叶梢,也为河塘的水鸭,带来一股愉悦的情趣,觅寻着秋的奥秘。

  走在野道上,蕈状的伞,一支一支地撑起,似荷叶撑起圆滑的雨珠那般的安逸。灰蒙蒙的天际,望不远的景物,被盈耳的雨声,呼唤成朦胧的画。

  秋雨唰唰地下着。细密的雨丝在天地间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。地平线消失了。褐黑色的云朵依傍着山岗,天很低,视野也只有极狭小的一圈……

  这里一天一天的下着秋雨,好像永没有开晴的日子。落叶红的黄的堆积在小径上,有一寸来厚。踏下去又湿又软。湖畔是少去的了,然而还是一天一遭。很长很静的道上,自己走着,听着雨点打在伞上的声音。有时自笑不知这般独往独来,冒雨迎风,是何目的!走到了,石矶上,树根上,都是湿的,没有坐处,只能站立一会,望着蒙蒙的雾。湖水白极淡极,四围湖岸的树,都隐没不见。看不出湖的大小,倒觉得神秘。

  仲秋的太阳几天前就被连绵的霪雨冲下了猫儿潭。老天像害了大病,麻黄阴郁的天色使人闷得想举手毁坏几件心爱的东西。雨帘中,近处的房屋和树木似乎不堪冷风的虐待,瑟瑟抖索出听不见的呻吟。远处的水青冈林则如一块胶住的抹布,粘腻模糊毫无生气。再远处的山势与铅灰的天宇溶在一起,不知是天垮到了山下,还是山压满了天空。

  到了次日,是个雾雨天,在重庆,这种日子,最苦闷而又凄惨。天像乌罩子似的,罩在屋顶上,地面是满街稀泥,汽车在马路上滚得泥浆纷飞。雨是有一阵子没一阵子的下着,街上走路的人,全打着雨伞,雨伞像耍的龙灯,沿了人家屋檐走。

  离豹子沟还有七八里地,乌云一层盖一层地遮蔽了整个天空,轻轻地一阵凉风吹过,雨就下起来了。雨下得不大,可是很细,很密,扑到人的脸上好像扑粉似的。草上,树上,慢慢开展到整个空阔无人的山峡里,都是这种轻飘的,流动的,潮湿的烟雾。

  雨不停的下,石级小路,被雨水洗得分外明净。路两边新拔节的翠竹,被碎雨星罩着,绿蒙蒙的,望不到边际,路下的山冲里,一片桃林,初开的桃花,笼在这四月的烟雨里,印出一层水润润的红雾。这蒙蒙的绿意,这团团的红雾,真像刚滴到宣纸上的水彩一样,慢慢地浸润开来。

  傍晚时候,牛毛细雨下起来了。群众叫“箩面雨”。那雨像丝线一样细,像面粉一样轻,随着轻柔的春风,在天空中飘洒着、扬落着。有时候细起来像一阵薄雾,笼罩在柳林中、河面上、苇棵里。

  世界蔚为灰白色;顷刻之间开始沛然降下温暖的小雨点,不久就听到雨点落在每一块田地每一个果园里的声音,淅淅沥沥,响个不停。

  大路凉爽起来了,散发出独特的雨水的气味;众鸟尽情高唱,表示欢迎;世界沐浴在淡灰色的、颤抖着的、蒙蒙细雨里;干渴的麦田,萎缩的叶子,树木,喉咙干燥的小溪,烤干的泥块--都在酣畅地痛饮,而且在默默地吐露感谢之情。

  有时阵雨会向草场扑来。它先在坡上垂下透明的,像黑沙织成的帷幕一样的雨脚,把灿烂的阳光变成悦目金黄色,洒在广阔的草原上。然后,雨脚慢慢地随风飘拂,向山坡下移动过来。不一会,豆大的雨点就斜射下来了,整个草原就像腾起一阵白朦朦的烟雾。

  今日沙穰大风雨,天地为白,草木低头。晨五时我已觉得早霞不是一种明媚的颜色,惨绿怪红,凄厉得可怖!只有八时光景,风雨漫天而来!大家从廊上纷纷走进自己屋里,拼命的推着关上门窗。白茫茫里,群山都看不见了。急雨打进窗纱,直击着玻璃,从窗隙中溅了进来。狂风循着屋脊流下,将水洞中积雨,吹得喷泉一般的飞洒。我的烦闷,都被这惊人的风雨,吹打散了。单调的生活之中,原应个大破坏。--我又忽然想到此时如在约克逊舟上,太平洋里定有奇景可观。

  窗外的雨声越发大了。檐上好似走马一般。雨珠儿繁杂的打着窗上的玻璃,风吹着湿透的树枝儿,带着密叶,横扫廊外的栏杆。簌簌乱响。

  风吼着,雨又下起来,越下越大。雷,隆隆隆的滚过。急风暴雨把苇子都快按到水里了。雨点儿打在荷叶上,像珠子一样乱转。平静的水面,起了波浪。天连水,水连天,迷迷蒙蒙一大片。

  粗大的雨点,狂暴地撒落在屋顶上,黑沉沉的天像要崩塌下来。雷鸣电闪,狂风骤雨,仿佛要吞没整个宇宙。

  麦克法尔医生注视着这连绵的雨水,这简直使他六神不安。这里的雨水不像我们英国的那样轻轻落在地上,而是毫不留情使人害怕,使你感到大自然原始力量的邪恶。雨水不是倾盆而下倒像是决了堤似的。这好似洪水自天而降,打在那个瓦楞铁皮屋顶上一无间息,使人达到疯狂的程度,看来雨水也会狂怒。有时使你感到如果它再不停息,你会尖声叫喊起来。然后,你又突然觉得无能为力,好像你全身的骨头都酥软了,只有苦恼和绝望。

  因为有一阵,雨越下越大,那雨水涌落,猛然到什么都见不着。这雨简直就不是雨注儿,而是天国打开闸门,把天河的暴洪倾注到了人间。

  我正在柳树下做功课,忽然发现天色变了,起了风,就赶紧收拾课本、作业本,把小桌、小板凳朝屋子里搬。这时,风就紧接着大起来,大树的树杈在风中猛烈的摇晃,一条条树枝也像狂舞的皮鞭,在空中呼啸着,抽打着。一些枯枝败叶随风旋转着,飘舞着,纷纷落了下来。狂风夹杂着星星点点的冷雨落在地上。仰望天空,只见头顶上乌云翻滚,就像千军万马,汹涌着,奔腾着,直向南天扑去。

  暴风雨追赶着乌云,吐射着闪电,从海上、从高山、从天地之外,摇震着一切,来了……

  暴风雨站立在太空,用它的响雷,劈砍着整个世界,劈砍着无边的云雾、山河……

  然后,暴风雨过去了,世界是如此的洁净,我们看见地边上升起了红色的太阳。我们都坐在这火轮上……

  八月的一天,太阳正毒,母子俩在望不见屯落的大道上走着,西南天上起了乌云,密雨下黑了天地,老远望去,雨脚织成的帘子从天到地,悬在西南,真有些像传说里的龙须。带着湿气的大风猛刮着,把那夹着雷轰电闪的雨云飞快地刮了过来。

  三月的小雨混杂着雪花下个不停,在罗兹的上空布满了一层重甸甸、粘糊糊的大雾。雨点把白铁皮屋顶敲得当当直响,然后往下流到人行道上,流到黑黝黝的、满是泥泞的街道上,流到紧靠着长长的围墙、被寒风吹得直打哆嗦的光秃秃的大树上。风是从野外松软的田地上吹来的,它使劲地在泥泞的街道上翻滚,吹得篱笆不停地摇晃,还企图把屋顶全部掀开,最后却在地面上消失了。可是过一会儿,它又把树枝吹得飒飒地响起来,还不断冲撞着一间矮墩墩的平房的玻璃窗。在这间房里,突然闪出了一线灯光。

  渠水淙淙,亮晶晶的浪花欢笑着、渲哗着、拥挤着流进田野了;明天清晨,炊烟也滴着露珠的清晨,有嫩生生、水汪汪的新鲜蔬菜和红艳艳、粉都都的花儿叫卖……

  出溪叮叮咚咚,从山顶曲曲弯弯地流淌到山脚,满山的绿树青藤都尽情地吸吮着水的滋润和爱抚;明天清晨,密密的青枝绿叶间闪烁着、流动着露珠的清晨,有美丽的鸟儿衔着朝霞从林中飞来……

  小河大河都涨水了,那干旱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荒滩已被哗哗的流水卷走,露出礁石的航道也已被浪抹平;明天清晨,跋涉者的希望和信心也挂满露珠的清晨,有新的风帆,新的汽轮在号子和汽笛声中起航……

  下太阳雨的时候,天空是开朗的,不那么灰蒙蒙,也不那么阴沉沉,给人以冷漠压抑的感觉,你看得到蔚蓝的天幕,看得到耀眼的太阳;含着水份的云层,也清亮洁白。雨里有太阳,太阳里有雨,千万缕银丝,漫空里飘洒,它织着美锦,洗涤着青山,滋润着原野,亲吻着禾苗,也给江河泉水壮行。

  雨使山林改变了颜色。在阳光下,山林的色彩层次多得几乎难以辨认,有墨绿、翠绿,有淡青、金黄,也有火一般的红色。在雨中,所有的色彩都融化在水淋淋的嫩绿之中,绿得耀眼,绿得透明。这清新的绿色仿佛在雨雾中流动,流进我的眼睛,流进我的心胸……

  这雨中的绿色,在画家的调色板上是很难调出来的,然而只要见过水淋淋的绿,便很难忘却。记忆宛若一张干燥的宣纸,这绿,随着丝丝缕缕的微雨,悄然在纸上化开、化开……

  迎面飘来一阵酥润的雨丝,融和着桉树的香甜,弥漫林间,沁人肺腑,遍体生凉。这雨也奇怪,它不是下,恰如淡淡的雾,缓缓地、安详地浮动,仿佛少女纤细的手指,轻轻拂动,抹去所有尘埃,山石,树木随之泛起莹莹的绿光。“山行本无雨,空翠湿人衣。”这或许是峨嵋雨的写照。

  惊蛰一过,春寒加剧。先是料料峭峭,继而雨季开始,时而淋淋漓漓,时而淅淅沥沥,天潮潮地湿湿,即连在梦里,也似乎把伞撑着。而就凭一把伞,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,也躲不过整个雨季。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。

  先是天黯了下来,城市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,阴影在户内延长复加深。然后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,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,感觉得到,每一个屋顶上呼吸沉重都覆着灰云。雨来了,最轻的敲打乐敲打这城市,苍茫的屋顶,远远近近,一张张敲过去,古老的琴,那细细密密的节奏,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,滴滴点点滴滴,似幻似真,若孩时的摇篮里,一曲耳熟的童谣摇摇欲睡,母亲吟哦鼻音与喉音。

  黄昏时天气十分郁闷,溪面各处飞着红蜻蜓。天上已起了云,热风把两山竹篁吹得声音极大,看样子到晚上必落大雨。

  啊!来一阵风也好啊!但是没有风,乌云从四面推来,天色越来越昏暗,空气潮湿、闷热,使人喘息不过来。暴风雨要来了。

  到了那一天早晨。直到最近一两天一直都非常清澈的天空,罩上了阴云,天气很险恶,风里明显地预示着要有雨来了。十二点钟,开始落雨,虽然很小,可是持续不断;雨从开始到慢慢大起来,简直令人都不觉得,真难说出干燥天气什么时间结束的,雨天又是什么时间开头的。在一小时以内,蒙蒙的细雨变成了倾盆大雨,上天一个劲儿地击打着地面,真没法预测这场暴风雨什么时候才能收场。

  有几个人无畏地聚集在这片草地上,但到了三点钟的时候,亨察尔看出他的计划要失败了。杆子头上的火腿,往下滴着像黄酒般的烟水,猪在风里打哆嗦,没有上过色的木桌子,因为桌布湿透了,露出木纹来,布篷已经挡不住雨,雨水就任意滴下来,而在这个时候再把四边遮起来,似乎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用处了。河上的景色不见了,风大发神威吹着帐篷的绳索;最后一阵狂风把整个篷子掀倒在地上,原来在里面躲雨的一些人,只好用四条腿爬出来。

  雨水冲散了闷热,空气里如同掺了薄荷一样凉丝丝的。雨水浇过的树木,娇绿得如同翡翠。雨水洗过的岩石,光亮得变成了水晶。空气里没有了灰尘,山野的一切都特别清新、格外透澈,人的视力能看出很远很远。

  雨后的天空湛蓝透明,东方飘起一道轻柔的彩虹,几条镶着金边的白云在天空中飘浮、消散……尘埃被沉淀到潮湿的地上,空气早已纯洁、清爽,散发着甜密而又热膻的气息。树枝上挂满了颗颗水珠儿,宛如一串串银珠儿,光闪闪、油亮亮、喜盈盈的。油绿的草地,一脚踩下去像弹熟了的棉花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长满车轱辘茶、婆婆丁、柳蒿菜和黄瓜香的路旁,砸碗茶、野百合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朵温温柔柔、清清秀秀、腼腼腆腆地开放了。

  看着雨后更青翠的沿路树木,还嗅着浮满了空中的草木香气。城市中的污浊使我不能耐了,这新鲜的空气像洗涤了我的内脏,通身都清澈了,自自然然地好像要唱出些什么来。

  雨势渐渐地小了。荷荷的雨声中现在剩下的只是寂寞的檐前滴水声。蛛丝似的雨脚断折了,无力地在空中飘舞。山石上的青苔和虎耳草沾了雨显得碧绿,肥大的焦叶也被清洁的雨水洗净了。从山石和焦叶上不断地滴下来翡翠的明珠。这些可爱的珠子,不仅洗净了他们的眼睛,而且甘露似地湿润了她们的心。

  夏天的雨水容易降落,也容易收场。不甚遥远的山下面河水的流动,有着喧扰和开阔的响声。身旁每块石头的缝际间,唧悉唧悉……也有水在流,像秋天蟋蟀唱的歌。林啦,田野啦,以及看不到的茫茫远远的地方,全呈着意料外的恬静!这会使人联想到一个哭乏了的孩子,现在睡着了。雨后的群星,变得更繁多,更美丽了。它们不是在有意注视什么,看来只是无聊地在眨动……

  雨后,庭院中的花朵好像洗过了澡,显得生意盎然,幼苗受到了小雨的滋润,更加茁壮。泥泞的道路好像抹上了一层润滑油,许多动物都出来“溜冰”了呢!雨后的空气清新,万物也显得特别有生气。

  雨声渐渐的住了,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。推开窗户一看,呀!凉云散了,树叶上的残滴,映着月儿,好似莹光千点,闪闪烁烁的动着--真没有想到苦雨孤灯之后,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!

  展开全部无聊的时候,我习惯了躺在大楼高层透明的落地窗前,看窗外的雨点划成一竖竖整齐而修长的直线。看不见它们的来路,也看不见终途。雨点连成路轨的幻想,幻想它们从无尽云端出发,保持同样的速度,躲避不及,至粗糙的地表撞成满地零乱的碎片。然后又是一大把盆倾的雨点重复着这个过程。

  每每看到又是这样的盆倾大雨,就不禁唏嘘又会有很多可爱的小东西循环着生死。于是,我便试着仰卧在冰凉的地板上,目视白色花纹的天花板,然后头顶着落地玻璃窗的最下方,倒过来欣赏窗外的雨线。雨点依旧掠成直线,只是逆转了方向――划向眼睛看不见的头顶,直到雾眼朦胧。

  这种感觉正如天南地北的逆行,日月云星的逆行,闹钟里指针的逆行。就像导演剪辑影片,把全部重复倒放一遍又一遍……

  我总是喜欢在宁谧的午夜,把闹钟的时针以逆时针方向,回转两周,然后亲吻一下它,说:“昨日再现”。可能只有我会那样天真的伫足在某个瞬间,瞻首追忆了。我不知道我回溯逆行的过去是幸福多,还是哀伤多。但我能感觉得到我不论是铭记幸福,还是淡忘哀伤,都在回溯逆行中更深刻。仿若泼下浩浩万字墨,最后留一段后记作回顾总结那样深刻。


香港正版四不像资料| 现场报码室| 118图库彩图| 正版挂牌彩图之全篇| 2018年彩霸论坛| www.444449.com| 白小姐论坛49288|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| www.44738.com| 一肖两码| www.59938a.com| 678gp香港挂牌|